___清平误°

最近开学,产粮稀少请见谅。本命神荼老公。不是特别高产……

李渐鸿死了,相见欢还怎么看下去💔💔💔

【齐眉棍x你】借口(番外)

第三次发车……身心疲惫……


先用有道云坚持一下吧……微博长图的话等我把小号注册出来了再说吧……哪儿哪儿停车都不安心……

要是又被锁了记得告诉我呀TAT


链接在此

http://note.youdao.com/noteshare?id=02cf75b2536d65725a325f9ff26a97a5


我也忘了是不是有密码……

如果有的话应该是4357……

占tag致歉。

怎么刚开车就被屏蔽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难道是有人举报我???别啊我第一次开车啊喂——

【齐眉棍x你】借口

一发完。


要是等一下抽卡出了刚五花我就给这篇的棍子开荤!!!我要逼着他破戒!【不是

各位特别喜欢的棍子!

以及齐眉棍和OOC都是我的!!!!





他们都说,你是一把内力非常强大的神兵利器,可是你却不曾觉得自己体内有醇厚的内力流动,只不过是会些花拳绣腿罢了,遇到寻常的危险还能自保,但若是遇到魍魉……恐怕要是没有同伴的帮忙,必将命丧黄泉。

你脱了鞋袜,一提裙摆便在木板桥上坐下。

桥下水流带着些湍急。天气正酷热难挡,身着繁冗的衣裙着实炎热,你便忍不住要来这水边凉快一番。

带着凉意的泉水自脚背上淌过,带着一丝痒,挠得你轻笑出声。

轻晃玉足,水流与足背撞击,激起层层水花,还有一些水珠溅到了脸上,丝丝清凉让你忍不住加大了踢动水流的力道,绽开了更大的浪花,脚上带起的水珠甚至都沾湿了你的裙摆。

此刻的你玩水正玩得尽兴,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,直到那人唤你名字,还将你吓了一跳,险些自那被水打湿后有些湿滑的木板桥上落入水中,幸好身后那人眼疾手快,一把握住了你的胳膊,才让你幸免于难。

“多谢。”你仍有些心惊肉跳,方才自己的那声惊呼似乎还在耳边回响,你回头看,发现来寻你的是齐眉棍。而他稍稍偏头便立刻转过脸去,目光闪躲,耳根通红。

这是怎么了?你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:“齐眉?”

“方才……失礼了……”齐眉棍有些局促地收回手,那双好看的眼睛仍是不敢看你,“你……你赶紧把鞋袜穿上,绿竹已经将饭做好了!”

你茫然地看着他,应了一声,便见他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,离开的脚步匆匆,似乎是落荒而逃。

你一头雾水地看着齐眉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尽头,掏出袖中的手帕,将脚上的水擦净,套上鞋袜,也向着齐眉离开的方向而去。

一边走,你一边疑惑地在口中轻喃:“齐眉这是怎么了?怎么好似我调戏了他一般?”

你和同伴们陆陆续续用完了午膳,稍稍收拾了一下,便准备继续上路了。

淑女剑和越女剑跟你一道走在队伍的中间,你们正聊着各自的耳饰,讨论着哪天去集市上买三对一样的一块儿带着,却听见身后有人在叫你:“无剑!”

你们三人一同停下脚步,回头看过去,发现是齐眉。他加快了脚步朝你们这儿走来,表情严肃地握住你的手腕:“无剑,我有话要与你说。”

“与我说?”你指着自己的鼻尖,看了一眼齐眉,看见他点了点头,随后你又将视线转向越女剑和淑女剑,发现她二人以非常暧昧的目光打量着你,还有齐眉棍握住你手腕的手。

站在你身旁的越女剑见你动也不动,便伸手将你推向齐眉棍:“去吧去吧~”

你被这么一推,猝不及防地扑到齐眉棍的怀里,而面前的人生怕你摔倒,便也伸手接你入怀。

在他怀中停留了几秒,你便如同触电似的从他怀抱中退出,一张脸烧得通红,局促不安地搅弄着手边的裙摆,支支吾吾道: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“额……”齐眉棍显然也对刚才的小插曲感到羞涩,抬手捏了捏自己通红的耳垂,“你……没伤着吧?”

“没有……”你一边回答,一边稍稍侧身,瞪了一眼正笑得开心的罪魁祸首和淑女剑。

“去吧小无!我和越女到前面去等你!”淑女向着你们二人半喊着说出这句话,便拉着越女一道溜了,你都来不及对她们作出什么挽留。

你有些恼,看着二人往前跑去的背影,还有那时不时传来的银铃般的笑声,心说等会儿便找你们算账。

“齐眉,你说有事要与我说,是何事?”你将视线重新投放到齐眉的身上,抬头看着他,问道。

他的表情异常的正经,然而脸上和耳尖的红却向你表明,此人此刻正强压着心里的羞怯之情在与你说话:“无剑,我想了想还是要与你说——我们成亲吧。”

“啊?”你被他弄懵了——什么情况?莫名其妙的?

他开始对你解释,然而声线有些抖,越说到后面便越发的不对劲:“方才你在溪边玩水,我去喊你用膳——不小心看见了……你的……脚踝……”

“我的脚踝?”你重复了一遍,看见他的脸越来越红,应当是快要忍不住心中的羞涩了吧。

“如……如何?”他红着脸,不安地看着你。

你只当是他内心对此感到愧疚,便抱着要对你负责任的态度才来对你说这件事,并主动提出要成亲,于是对他安抚地笑道:“齐眉,这件事你大可不必介怀,虽然我无剑现在还算不上真正的神兵利器,但是我并不会为此事而困扰,只是一桩小事罢了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“可你毕竟是女子!”齐眉似是有些急了,声调也略微提了几分,“女子的脚踝岂是能随意给男子见到的?!”

“齐眉!”你无奈地看着他,“可我并非寻常人家的女子啊。”

他似乎还想着要与你争辩些什么,张了张口,却又止住了话头。

齐眉叹了口气,道:“罢了,我们先跟上去吧……”

自此次对话之后,你发现齐眉似乎总有些心不在焉,不是望着某处出神,便是独自一人捻着手中那串佛珠,还未捻完一圈就停顿下来,接着长叹一声。

“小无,你上次和齐眉说了些什么啊?”你和淑女剑及越女剑站在一道,看着坐在不远处捻着佛珠却不知道中途停下过几次的齐眉棍,淑女剑忍不住问你道,“最近怎么老见他心不在焉的。”

越女剑也略微抬头看向你:“是啊,齐眉平时可是做事最专心的了,自从上次你和他谈过话之后就一直这样。”

你想起那日的谈话内容,面上一红,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:“你们……真的想听啊?”

淑女剑一见你的模样,似乎有些门道,便伸手将你揽过来,眉飞色舞地问道:“哦?姐姐我似乎……闻到了八卦的味道?”

越女剑也眼睛一亮:“快说快说!这其中一定有故事!”

“他说要和我成亲,”此话一出,你便听见淑女和越女纷纷倒抽凉气,还未等她们从中缓过神来,你又是平地一声惊雷,将她们惊得五官都要移了位,“因为上次我在溪边玩水,他来喊我吃饭,不小心看见了我的脚踝。”

淑女剑拿胳膊肘戳了一下你的腰,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他这肯定得娶你啊……”

越女剑也点点头轻声说道:“对啊小无,女子的脚踝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能看的……”

“更何况像齐眉这么纯情又正直的人……”淑女剑和越女剑一唱一和,你都要怀疑她们二人是不是齐眉棍请来的托儿。

“那他若只是为了这件事才想娶我的话,我倒觉得若真是答应了他,却是我耽误了他呢。”你一脸的云淡风轻,甚至开始玩起了垂在胸前的头发。

越女剑还想对你进行一番劝说,却被淑女剑搭在肩头的手止住了话头。

淑女剑对着回头看着她的越女剑摇了摇头,然后对你说:“你若是这么想的,倒也有几分道理。作为朋友,总是希望你能够幸福。但若是遇到了自己的意中人,可别将别人越推越远了。”

你看着淑女和越女,笑着点了点头。

在接下来的路上,你却是一直躲着齐眉棍,生怕他再与你提起成亲的事。

你也不懂自己在怕什么,为何要怕?难道是怕齐眉仅仅是因为看了你的脚踝,出于一种责任才要娶你?还是说……

你和同伴们正走在一段不怎么平坦的山路上,思绪及此,脚步竟也停了下来。

还是说……你害怕齐眉根本就对你无意?

你恼于自己这般的想法,摇了摇头,似要把这想法抛诸脑后,却在下一刻,猝不及防地被拉入一个怀抱:“无剑小心!”

眼前一晃,待眼睛适应之后,映入眸中的,是熟悉的白底鹤纹。

身边的同伴立刻握紧武器迎战,而齐眉棍则抱着你退向远一些的地方。

你见他额间冒出点点汗珠,心下一紧,绕到他身后去察看——背后被魍魉挠了一爪,衣物和他的皮肉一并被抓破,一身干净的白衣满是血污。

你双手一颤,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些哭腔:“齐眉……你感觉怎么样?”

他半跪在地上,额间不断地冒出细密的汗珠,凝结成一颗颗自他的鬓角滴落。

他有些吃力地转过身来,嘴角扯出一个笑,用力地抬手,拭去你的泪珠:“我没事……你别哭。”

你一边扯下自己的裙摆一边抽抽嗒嗒地说道:“我先给你止血……你若是敢出事,那我便嫁给别人!让你永远都不好受!”

“你……你方才,说什么?”齐眉棍白着一张脸,握住你的手腕,声音欣喜。

眼泪还未擦干,你又羞于将方才的话再说一遍,只是扳着他的肩膀让他转回去:“没说什么……”

他背对着你,你看不见他的表情,却仍旧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来,他对于你方才的话有多高兴:“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……等我伤好了,我就娶你。”

战斗结束,你和同伴们一块儿在山上找了一处地点落脚,金铃索和真武剑替齐眉棍诊治之后,金铃索给他包扎,真武却跑出屋子称赞了你一番,说是止血及时,不然可能要出大事。

金铃索从屋里出来之后正要去采药,见你站在屋外,一脸不安地看着他,心里暗暗好笑,表面上却纹丝不动,只是语气冷淡地说:“你若是担心他,可以进去看看,伤势应当已无大碍了。”

你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跨进了屋子。

齐眉此刻正裸着上身,趴在榻上,身上还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,许是听见了你的脚步声,他说道:“今日多谢真武前辈的诊治,日后若有机会齐眉必定会报答。”

“是我。”你冷不丁地出声,却将他惊得差点就从榻上跳起来。

若不是有伤在身,他大约是会冲过去将上衣给穿上的。

“无……无剑?!”齐眉半撑起身子回头看你,见你似乎一直盯着他的伤处看,俊秀的脸庞又开始红了,“可……可否将我的上衣拿来?”

你原本在看他背后的伤,生怕他一个动作牵扯到伤口,让拿伤再一次裂开,却被他这一句话吸引了注意力。

本来没想着要看他的胸腹处的,被他这么一说,你看了一眼,反倒是越发移不开眼了,他也被你看得不自在。

“无剑?”他又红着脸喊了你一声。

你看了他一眼,一时竟起了要调戏他的心思,便道:“待你伤好了你便要娶我的,这身子让我看看又怎么了。”

不出你所料,齐眉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通红,甚至是没穿上衣的身子都泛着淡淡的红色,连带着他对你说话都不太利索:“你……你一个姑娘家!怎可……怎可说出这样的话来?!”

齐眉这样的反应险些让你直接在他面前大笑出声,思及他有伤在身,你也心疼他,于是便不再逗他,向他的床榻走近,柔声说道:“好了,让我看看你的伤如何了。”

他红着脸重新趴回去,轻声说道:“无碍……”

你看着他仍旧烧着的耳朵,伸手拈起他的发辫,那柔软的黑丝让你忍不住握在手心里把玩。

“怎的这般傻,替我挡下魍魉的那一击?”你柔声询问着,手指头梳着他的发丝的动作也不停。

他沉默了一下,随后沉声说道:“你当时并未答应我成亲,若是留下了疤痕……女儿家的身上,是不可留疤的。”

你只觉又好气又好笑,便稍稍用力扯了一下手里的头发,齐眉只觉头皮一紧,还有些许疼意,便知道你对于方才的话有些不高兴,于是便扯了他的发辫,以表不满。

“齐眉棍,你当真以为我要嫁给别人作妻?”你语气不佳,手上却轻柔地将发辫整个拢在手心里,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捋着。

他着急地翻转过上半截身子,其间还扯到了伤口,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着你说道:“不是这样的!你当时拒绝我……我还以为,你对我无意……”

你手里仍旧握着他的头发,瘪着嘴,头也低下去:“我以为你想娶我,只是因为你看见了我的脚踝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他的眼神飘忽起来,“脚踝……不过是个借口,罢了……”

你愣了一下,抬起头来看着他,眼睛里闪着光:“真的吗……?”

他仍是没有看你,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不料,你突然松开了他的发辫,伸手抱住了他的腰,脸颊贴在了他裸露的胸口。

你感觉到齐眉的身子突然僵硬,轻笑出声——大抵又是害羞了罢,也不知之前说要娶你的勇气是从哪儿来的。

“齐眉……你这么害羞,等我俩入洞房的时候你要怎么办啊?”你将下巴抵在他的胸口,抬头看他。

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,你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在逐渐升高,而心跳也在加快。

“无剑你……又在拿我寻开心了……”他憋了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你放开他的腰,没有回应他的话,只是问道:“金铃儿有没有与你说,什么时候要换药?”

“嗯……大约再过两个时辰。”

“那等一会儿……我替你换药,可好?”你笑着,望进他的眸子里,见他眼底闪过一丝慌乱。

“可……”他思忖了一下措辞,生怕再惹你不悦,“这恐怕不妥罢,我俩……还未正式成亲……”

你凑近他,轻声说道:“若是你愿意……我可以从现在开始……叫你一声夫君……”

他的手向后移了移,上半个身子也向后倾了倾:“不……不必了……我,让你替我上药就是了。”

你狡黠地笑笑,没说什么。

而自那天起,你总是见他就喊夫君,他倒也拿你没办法。

你知道的,对于你,他总是束手无策。


END

【紫薇软剑x无剑】深念(七)

完结篇!!!!!

悄咪咪地开了一会儿会儿车。但是显然根本不算车咳咳……


是不是OOC了?我很怕啊……



无剑在那棵树后已经躲了很久了,紫薇心里自然是知道的,只是看那孤剑没有说破,他也就随她去了。

纵然知道孤剑话中的意思,紫薇却仍然没有勇气直接面对无剑——他生怕自己还未开口,无剑便冷淡地转身离开——说穿了也不过是怕无剑不愿理睬他罢了。

像这般如同闹别扭一般的相处方式,总好过面对面的时候被她无声地拒绝来得好。

紫薇看着无剑藏身的树,抿了抿唇,重重地吐了一口气。

此刻恰好有风吹过,紫薇清晰地看见,有一片裙角自树后飘摇出来,晃来晃去,晃得他心烦意乱。

他看了一眼孤剑留在桌上的茶,蹙眉,伸手将倒扣的一只茶杯翻过来,将茶水倒进去,转动茶杯,让茶水把整个茶杯内壁都冲刷了一遍,接着手腕向外一翻,里头的水便全数洒在了他脚边的花丛里。

对紫薇来说,心境烦躁的时候,无论是喝茶还是喝酒,其实都是一样的,只不过前者能平复心境,而后者能麻痹自身。

明明是喝茶,却被自己喝出了喝酒的情状。紫薇忍不住在心底里嗤笑自己。真是可惜了孤剑留给他的上等好茶。

不过这几杯茶下肚,紫薇倒也想清楚了。

跟无剑之间的事还得自己先开口。无剑扭捏着不愿说,多数原因大约是姑娘家脸皮薄。

约摸在她心里,自己仍是那个脾气古怪,说话不戳人痛处不罢休的那个紫薇软剑罢。这一次是她伤了他,便下意识地以为他会咄咄逼人地对她说话。

紫薇摩挲了几下茶杯的外壁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又吐出,似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。

“无剑,”紫薇抬眸看向树干,语气平静,“我有话要与你说。”

树后的人在听见紫薇喊她名字的那一瞬,心头猛地一颤,下意识地抬脚想跑,却在紫薇说出下半句的时候停住了脚步。

“你想说什么。”无剑仍然站在树后,并未走到紫薇的面前。她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犹豫什么,只是怯于跨出去与他碰面。

紫薇一挑眉,身形一动便站在了无剑的面前。

眼前突然出现了再熟悉不过的紫袍,无剑一惊,做出了最快的反应想要逃跑,却不料已经被对方捉住了双腕,向上一翻便被扣在了树干上。

紫薇的气息逼得很近。无剑觉得若是紫薇再向前凑一些,二人的鼻尖就要碰到一块儿去了。

无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紫薇的脸,也从来没有和紫薇有过这么近的距离,只要稍稍动一动,她和紫薇的身体就能贴到一起去。

她看到紫薇微微侧头,又逐渐向自己靠近的时候,热度突然从脖子根窜到了整张脸上。

“你你你……你给我停下!”

无剑看到紫薇露出了一个非常得意的微笑,然后侧过脸,嘴唇凑到她的耳边说话,途中还蹭过了她的脸颊:“无剑……我若是说……我心悦你……你作何想……?”

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无剑的耳根处。她的腿一软,双膝轻轻地撞在了紫薇的小腿骨上。

紫薇迅速地松开了扣住无剑的手,搂住了呈下滑趋势的某人的腰带进怀里。

这下是真的严严实实地贴合在一起毫无缝隙了。无剑一边脸红一边想。

“呵……”耳边再一次响起紫薇的声音,这一次,语气中似乎带着些得意和笃定,“你喜欢我。”

无剑一个激灵,下意识地否定:“我不是!我没有!”

紫薇沉默了。

当他再开口时,声线有些嘶哑,字字句句都带着痛楚:“无剑,我们一定要这样折磨对方么……”

无剑双唇微张着,乌黑的眸子颤了颤。

她一眨眼,两行清泪便这么落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紫薇……”无剑声音颤抖着,额头抵在他的肩膀哭了起来,“我之前那么伤你……我……我说从今往后互不相干,那不是我的心里话!”

紫薇感觉到怀里的人抖得厉害,便抬手轻抚她的后脑和后颈,安抚道: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只是……我只是一时无法接受……我……”

紫薇再也不想听她说下去,索性以吻封缄。

无剑被他吻得迷迷糊糊,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带到树林里去的。

她只记得他将她的披风铺在她身下,还有他一遍又一遍细碎地吻过她的身体,伸手遮住她的双眼不让她看见自己在索取她的时候是何种表情,而耳边粗重又带着欢愉的喘息却出卖了他。

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,无剑发现自己已经好好地躺在床上,身上清清爽爽,并且已经换上了干净的里衣。

无剑坐起身,发现自己的腰有些酸软无力。她略有些吃力地下床穿戴好后,紫薇正巧端着洗漱用具进来。

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无剑洗漱好,偶尔对上她的目光时,两个人会一同别开脸不去看对方。

直到无剑发现脖子上有一个非常浅淡的吻痕。

这下两个人脸都红了——这要是被绝情谷的一众人看见,那昨晚的事情当真是要暴露了。

无剑红着脸一扯紫薇的衣袖,说话舌头都快打了结:“紫薇……你能不能帮我,去问小淑借一下……妆粉?”

当淑女剑看见紫薇红着脸替无剑向她借妆粉的时候,淑女剑看他的表情都不对了。

“哎哟紫薇啊……”淑女剑一脸戏谑地看着他,“动作倒是很快嘛?”

“……多嘴!”紫薇自然听明白了淑女剑话中的意思,接过东西便转身就走。

自从二人这桩事情被淑女剑知道后,淑女剑就把无剑的屋子给撤了,把她房里的东西全都搬进了紫薇的屋子里头,还对着紫薇挤眉弄眼地道:“大兄弟,好好努力啊~”

紫薇恼是恼,却又不好发作。

原本无剑的那间屋里有两张床,而淑女剑正是看中了紫薇住的那间房里只有一张床。这张床睡一人足矣,睡两人却是有些挤了,除非贴得很近或者是抱在一起睡,否则睡在外侧的人必定会滚到地上去。

两个人站在床边一同看着它,沉默了。

“我打地铺。”紫薇憋了老半天,终于挤出这句话。

“不必了!”无剑拉住正准备去找床铺的紫薇,明明红着脸,却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,“都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,还怕什么同床共枕。”

话是这么说没错。可是真的当二人睡在一起的时候,无剑的脸都快烧起来了。

无剑此刻僵直着躺在床上,两手紧紧地攥着被子边沿,脑内一根神经绷得死紧,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紧张个什么劲儿。

一旁的紫薇一个翻身,将她整个人都圈进怀里。

紫薇闭着眼,却没睡着,嘴角的弧度柔和:“无剑……我们,择日完婚,如何?”

无剑没想到紫薇竟会这么问她,一时间愣住了,直到紫薇再次开口:“若是不愿,那就再等等……”

最后一个字话音未落,无剑翻身钻入他的怀里,伸手抱紧他的腰身,令他讶异地睁开了眼。

——好。

听见自己想要的答案,紫眸复又安心地合上,顺带紧了紧自己的怀抱。

这一晚,大约是紫薇有生以来最安稳的一眠罢。


END

【紫薇软剑x无剑】深念(六)

昨天活动毕业。最后一次六连三花聚顶了不开森。所以今天拿紫薇出气!!!

让我家孤剑走了个过场嘿嘿嘿——还是孤剑最好了QAQ





“若我说并非如此,”紫薇低敛眉目,一双紫眸低垂着看向地面,声线有些颤抖,“你会否信我?”

他不敢抬头正视无剑的眼睛。他害怕那里面有他不愿意看到的冷漠和伤痛。

无剑有些自嘲地勾起唇角,冷笑一声,声音沾染着一丝哭腔:“我曾一直在想,为什么从一开始,你就对我这般好……直到今天我才明白,无论你做这些,是为了救赎也好,或者是悔恨也罢……”

“紫薇软剑,”无剑用目光细细勾勒面前人的容貌,揪着一颗心,给他下了最后的判决书,“我们二人,从今往后——互不相干。”

紫眸猛地一颤,口中泛起一股血腥味。

他强压下心头的疼痛,喉结一动,似是将什么吞了下去。

“好。”紫薇只应了这么一个字,便转身推门出去。

无剑见他已经将门合上,再也无法忍受住自心口翻涌的血腥味,一手撑住身下的床板,一手捂住嘴,却无法阻止自指缝间淌下的鲜血,一滴一滴落在素色的被单上,触目惊心。

走了不出几步,之前在无剑房中吞下的那一口血,紫薇是再也压制不住,全数自唇边喷涌而出。

看样子,那时中的情花毒应是在此刻发作了。

紫薇抬手一抹唇,沾了一手的血。

他看着自己一手的鲜血,反倒笑了出来。

他这是……要死了么……

这样也好,无剑既然这么恨他,若是就这么死了,也能在她的心里一直占有一席之地。

能让她一直记着自己,他也算是死而无憾了……

又一阵疼痛过后,紫薇终于失去意识,倒在无剑屋外几步远处。

淑女剑和君子剑正准备去探望无剑,却见紫薇软剑倒在无剑屋外,二人一惊,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但是却发现并没有任何打斗痕迹,可是紫薇软剑和无剑都是一嘴的血,一个倒在外面,一个倒在床上,难道是这两个人干了一架?

“小君,你把紫薇软剑搬到无剑屋里去。”淑女剑替紫薇软剑搭过脉后,顿觉头疼,站起身这么吩咐君子剑。

“姐姐,他这是怎么了?”君子剑将紫薇软剑的一只胳膊架到脖子上,把他整个人都架起来。

“这家伙肯定是在救无剑的时候也中了情花毒,”淑女剑加快脚步,踏入无剑屋内,坐到无剑的床边将她安顿好,再给无剑搭脉,“方才一直没有发作,一定是无剑和他说了什么话,刺激到他,毒性蔓延加剧了。”

君子剑把紫薇软剑放到无剑屋里的另一张床上,一边问道:“姐姐,小无怎么样了?”

淑女剑叹了口气,替无剑掖了掖被角说道:“跟紫薇一样的情况。这两人也真够傻的,为了过去的事情互相折磨不愿意放过自己。”

“那咱们要不要去找孤剑前辈帮忙?”

淑女剑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“不必了,咱们去找一点儿断肠草给他们服下就行了,因为这个去麻烦孤剑前辈,不太好。”

二人服下断肠草后,过了几周之后便醒来。

原本住在无剑屋里的紫薇却是非常自觉地搬回自己屋里去住,而平时偶尔碰见对方,无剑和紫薇之间的气氛也是非常的尴尬,往往都是无剑先一步离开,而紫薇定定地站在原地,不知在思考些什么。

是夜,月朗星稀。

往往在这种夜晚,孤剑无法练习自己的剑法,便会在月下品茗,而今日似乎……不止他一人。

孤剑看见紫薇软剑时,脚步顿了顿,却仍然继续向前走去,在石桌边坐下。

“真是稀客。”孤剑手上沏茶动作不停,语气平静。

紫薇软剑没有回应他,只是没头没脑地问道:“有酒么?”

孤剑嗤笑一声:“以茶代酒,可否?”

听出了孤剑话里的调侃,也不恼,仍旧看着天上的明月:“罢了。”

“绝情谷向来禁酒茹素,你却问我要酒,岂不可笑?”孤剑轻笑着,举起茶杯轻抿一口茶水。

“向来?”紫薇竟是又拿出了曾经的一副嘲讽表情,“你怕是不知晓绝情谷的一众小辈瞒了你多少事吧?”

孤剑一脸云淡风轻,没有理会紫薇的嘲讽,出口的话却如一把剑,将紫薇捅了个对穿:“当时的你,就是用这种语气把无剑伤了个彻底么。”

紫薇面上一青,搁在石桌上握成拳的手蓦地攥紧。

“你倒是很清楚,我内心所想。”紫薇有些咬牙切齿。

孤剑将杯中的茶饮尽,又为自己倒了一杯:“若是无法正视自己内心所想所愿,那你们二人,都愧对自己五剑的名号。”

紫薇听了一愣,这是在提示他些什么?

“好自为之。”孤剑将杯中茶一口气饮尽,“此茶为上品,你若是有意也可尝尝。”

说完,孤剑便转身离开了,独留紫薇一人呆坐在石桌旁。

待走到较远处,孤剑才回头看了眼坐在原处的紫薇。

白月光撒了男子满身,几步开外的树下,少女躲在树后,似在犹豫。

孤剑轻轻摩挲着握在手中的茶杯——那是他方才喝过的那一只。

但愿自己没有多管闲事吧。


TBC.

【紫薇软剑x无剑】深念(五)

我回来了!!!!


接下来可能要虐个一阵子了嗯……


紫薇你准备好接招了吗boy!!!







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日,无剑如同前几日一般,一早便钻入情花丛里头,将这情花的味道一朵朵、一瓣瓣地尝过来。

却不料,她一个不留神,被那情花刺伤了手指。

她记得淑女剑说过,若是被情花刺伤,则十二个时辰不可动情,否则会全身疼痛。

动情?无剑眨了眨眼。

她能对谁动情?紫薇吗?

思绪及此,无剑竟突觉浑身疼痛难忍,膝盖一软,一下跪在了情花丛里。

另一头,紫薇软剑只听得情花丛的方向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,下一秒,他便自屋中冲了出去。

那是无剑的声音。

自从无剑重生之后,紫薇对于无剑的一切都异常的敏感。

紫薇火急火燎地赶到情花丛那里的时候,只见无剑嘴角带着一行血迹,双目无神地瘫坐在情花丛里。

“无剑!”紫薇焦急地唤了一声便冲进了情花丛中。

他着急地朝无剑的方向跑去,甚至以膝着地,在地面上滑擦了一段距离。

“无剑……无剑,你怎么样?”紫薇握住了无剑的肩膀,轻晃着问道。

少女睫毛轻颤,便有一滴泪自脸颊滑落,口中还轻声唤着:“紫薇……”

轻轻的一声叫唤,紫薇却只觉巨大的悲伤如潮水般向他涌来,狠狠地拍打着他的心,直叫他心口生疼。

他声音颤抖着,将无剑拥入怀中:“我在……”

紫薇一低头,便看见无剑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被刺破,血流了一手。

他立即将无剑抱起,俊容惨白,直奔淑女剑的住处。

无剑双眼紧闭躺在床上,淑女剑在搭过她的脉搏后,将她的手腕轻轻地放入被褥中。

“她没有中情花毒,”淑女剑坐在无剑的床边,抬头对紫薇说道,“但是恐怕……”

淑女剑回头看了一眼躺着的无剑,想了想,还是告诉了紫薇。

“无剑她……大概是记起了之前的所有事情罢。”

淑女剑的这句话简直就是一道惊雷,狠狠地劈在了紫薇的身上,将他震得踉跄一退。

自无剑重生之后,紫薇便一直受着无剑的依赖和信任,他也接受得心安理得。

他也不是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,可是他没想到,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,他竟会这般惧怕。

“小淑。”床上躺着的无剑出了声。

淑女剑应声微倾了身子凑过去,问道:“无剑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小淑,我想和紫薇单独谈谈。”无剑盯着天花板这么说道。

淑女剑沉默了一下。

她看见了无剑眸中的痛楚和悲伤。

淑女剑本想阻止,但转念一想,让这二人说清楚也好。

“好。”淑女剑踏出了屋子,还顺手带上了门。

听见门合上的声音,无剑作势要起身,紫薇正欲伸手去扶,却被她不动声色地躲开。

紫薇一僵,尴尬地将手收回去。

无剑寻了个较为舒适的姿势坐靠着,声音毫无往日的暖意:“紫薇,我只问你一句。”

“这段时日你对我这么好,是否为了救赎?”

一句话,便让他如坠冰窖。

——你若是将这一切当做救赎,那无剑定是不会原谅你的。

紫薇想起淑女剑之前所说。

恐怕在无剑死去之前自己带给她的伤害,比他想象中还要深。



TBC.

这几天有点儿忙,所以紫薇的那篇文最近要稍微缓一缓QAQ非常对不起大家T T

【紫薇软剑x无剑】深念(四)

昨天没有更真的非常不好意思!!!因为和外公外婆一起去看了《建军大业》


感觉自己把紫薇写成了一个大叔心态的美男子【?】真的很抱歉噗……


文前请允许我打个广告!有没有玩刀男的iOS端的小伙伴需要代肝联队战活动的!!!或者是梦间集需要代肝的!!!请私戳我这个q!2066262975!!价钱私谈哦!备注写Lofter代肝!谢谢!!!







二人到达绝情谷的那日,淑女剑和君子剑见到重生后的无剑显然非常的惊讶,而见到无剑欣喜地喊着“小淑”直奔淑女和君子而去的时候更是吃惊。

“无剑她……不是死了吗?怎么会……”淑女剑和紫薇站在不远处,看着无剑和君子剑在情花丛里研究各种情花的味道。

紫薇看着蹲在君子剑身边,认真地听他说的无剑,沉默了一阵,说道:“我把她留下的剑魂带去了剑冢。”

“所以,这是重生之后的无剑吗?”淑女剑双手抱胸,眉心一蹙,“看她那样子,我猜……她一定是还没有恢复所有的记忆,不然……”淑女剑看向身边站着的紫薇,语气中带着意味深长。

紫薇眉头一皱,自然是知道淑女剑在说些什么。

若是无剑恢复记忆后,真的对他怨恨,那也是自己应当承受的,不是吗。

那一头,无剑手上拿了一片情花的花瓣站起身,提起裙摆,小心翼翼地踏出情花丛,向紫薇奔来:“紫薇紫薇紫薇!”

紫薇伸出手来要接住她,皱着眉头语气无奈:“你慢点,小心别摔了。”

“紫薇!你尝尝!”无剑如同献宝似的把那片花瓣递到紫薇的面前,满眼的期待。

紫薇依她,将那花瓣送入口中。

味甘,但后味却苦涩,让紫薇忍不住眉心紧蹙。

“什么味道?”无剑抬头看着他,眼中带着期待和狡黠,显然她是原本就知道这朵情花的花瓣味苦,故意拿来让他尝尝。

紫薇轻笑一声,抬手一扯她的脸颊:“你故意的。”

无剑这下绷不住了,噗嗤一声笑出来,又跑回了情花丛里继续一朵一朵地尝过来。

“哎,无剑你别再吃了,”君子剑蹲在一旁看着无剑说道,“再吃,这儿的情花就要被你吃没了!”

无剑小脸一鼓,不服气地道:“我胃口哪有这么大!小君自己也不是一直在吃!”

“我……”君子剑被她的话一噎,“显然你吃得比我多!!”

“你一个男孩子,好意思跟我一个姑娘家比谁吃得多!”无剑理直气壮地顶回去,那模样看得紫薇忍不住笑出来。

淑女剑讶异地看着紫薇软剑。

在无剑死去之前,她可是从来没见过紫薇这家伙露出过这样的笑容,从来都是一脸冷笑和嘲讽,无论对谁,皆是如此。

看着紫薇的表情,淑女剑忍不住提醒他:“你若是将这一切当做救赎,那无剑定是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紫薇听了一愣,接着表情微妙起来:“何出此言?”

淑女剑也不做掩饰,说道:“我知道那日无剑死在魍魉王手下之前,她去见过你,而你对她的态度,让后来的你以为是你间接害死了她。”

紫薇听后,有那么一瞬感到愤怒,却在过后又觉得有些无力。

“并非救赎,”紫薇似是轻轻叹了口气,“只是悔恨罢了。”

恨自己在失去过一次后才懂得珍惜。

也恨自己在无剑离开自己的那段日子里才想清楚,自己当年被人抛弃在谷底,那是抛弃他的人的错,与其余的人都不相干。

无剑的失忆并非她自己所愿,而失忆后造成她的武功尽失也不是她自己能够左右的。

失去记忆,再将那些记忆都寻回,这是一个再痛苦不过的过程,就像现在的无剑,恢复了其他的所有记忆,而独独不愿意记起以前那些和他紫薇软剑有关的一切,不正是代表了那是一段最让无剑感到痛苦的过去吗。

而自己对她的冷淡态度,字字句句都藏刀子的话语,也不过是迁怒于人。自己心里不好受,也让别人跟他一样的痛苦。

紫薇看着与君子剑嬉笑着打闹的无剑,苦笑着。

这种日子能过多久便是多久吧……

待无剑真的将和他的过去全部都记起的时候,无论她作出何种决定,他都不会觉得奇怪,也不会怪她怨恨她。

只是紫薇不知道,这一天竟会来得如此之快。


TBC.